国民政府迁台后盖的第一座眷村,你知道在哪里吗?

2020-06-26 浏览量: 975

国民政府迁台后兴建的第一座眷村,是桃园平镇的忠贞新村。

1949年,百余万的外省籍军民仓皇来台,政府为了安顿随军而来的眷属,兴建眷村。眷村可说是政府为安置庞大迁台外省籍军人,而有计画兴建的公有住宅社区,前后一共有三百多个。一般都是依照军种的性质来区分,同眷村的男性几乎都是同一军种,甚至是同一支部队。眷村家家户户竹篱笆墙的图像,已成为战后台湾社会的独特景象,独立自足、自成一格的居住模式,几乎是全台眷村的共同特徵。

随国民政府撤退來台的军人及眷属,在政府的安排下住进眷村,桃园县因为在战争中遭到的破坏较少,再加上蒋宋美龄女士和妇聯会的募款,成为最早建设眷村的地方。1956年发起的军眷筹建住宅运动,则是整个住宅计画的开端。

当年由蒋宋美龄指示妇女反共聯合会发动「民间捐款」来兴建军眷住宅,然后捐赠给国防部以分配安置军眷居住,同时邀集国防部组成「军眷住宅筹建委员会」,由审计部、国防部、中央党部、省政府共同组成「眷宅督工小组」,并由蒋宋美龄主持半个月一次的筹建委员会议來直接推动,下半年共募得捐款6000万,用以兴建眷宅4000栋。

而接下來的10年间(至1967年),平房式的军眷住宅共兴建了10期,合计三万八千一百栋,眷舍完成后则由妇聯会办理赠交仪式,交由国防部配住。这些由「民间捐赠住宅」的數量是同时期国民住宅兴建數量的二分之一,分布在全省11个县市,眷宅的捐建成为凝聚军民共事的模式,新落成的眷村亦成为款待外宾的重要基地。

第一座眷村,是为了「孤军」而建

1954年初,由李弥将军带領的云南反共救国军193师「孤军」部队,从缅北來到了台湾,不过他们并非跟着国民政府一起迁移來台,而是经过漫长艰辛的路途,从大陸到边境,经过缅甸、泰国,男女老幼一路游击作战,最后透过美援,「流浪」到台湾。

一行人在台北松山机场抵台,随即落脚于嘉义的溪洲、大林、雾峰等地的台糖糖厂仓库居住;被拆散后的孤军,由于人生地不熟,造成许多生活上的不便,其物资缺乏的程度,甚至超过在缅北游击时。

于是,政府遂在1954年秋天,紧急在桃园的平镇与中坜交界处赶建眷舍530户,分配给孤军部队的眷属居住,并将该处命名为「忠贞新村」,成为国民政府迁台之后所兴建的第一座眷村。至于「忠贞新村」名称的由来,则是因为孤军官兵抵台后被重新整编成军官三大队、步兵三营,设指挥部于新竹,国防部赋予忠贞部队的番号,忠贞二字从此便成为孤军形影不离的标帜。

国民政府迁台后盖的第一座眷村,你知道在哪里吗? 桃园忠贞新村旧貌

1954年底,政府盖了忠贞新村,房舍陸续完工,眷属被分批由政府的大卡車载进村子,一开始大家都很高兴有了属于自己的家,可以展开新的生活。在空间结构的部份,忠贞新村的房子平均一户不到10坪,而可遮风避雨的地方大约只有4.5到5坪左右;所谓的房子即是一个小客厅兼卧房,后面有一个小到只能放一个灶子的厨房,前后都有一点空地,可用來种植花草或故乡的香料。

最早期的房子,是用竹篱笆、木头搭起來的,在把黄泥巴混在裡头,外面再加一层石灰,而屋顶只是以木头支撑再搭一层铁皮,下雨天打雷还可能会触电,进屋时常会把外头的爛泥巴踩进屋裡,所以地板看起來总是黄黄的。当然这些是最刚开始的情形,到后來住户们都会慢慢自己改建或在附近买房子。

而凝聚眷村居民的力量,则是來自市场、水井和活动中心。

忠贞市场由忠贞里的前龍街、后龍路及中山路等三条主要道路所组成,位于贸易、忠贞、中正三个眷村的交界处,是眷村人生活日常用品的來源。早期的眷村并没有市场,居民们买东西,总得舟車勞顿,跑到中坜市区採买,有些家庭为了省钱,連車也不坐,徒步走到市区採买。

当时的忠贞里里长宋英先生为了让村民的生活能更加便利,便建议住在霄裡(位于桃园县八德市,靠近平镇边界)的人可将自家种植的农作物运送到忠贞新村贩卖;一开始是菜农推菜車沿街叫卖,后來卖菜的人越來越多,便逐渐形成小市集,慢慢演变成今日的忠贞市场,而眷村内外省人与本省人间的互动,也就藉由市场中的贸易开始频繁起來。

忠贞市场裡不光只有卖菜的,就像其他地方的市场一样,也有来自外地(多为本省人)贩售衣饰、鞋子、熟食等的各类摊贩,而这裡特有的云南、泰缅小吃,以及烧饼、油条、包子、馒头等,皆具有道地的「外省口味」。

对忠贞新村的居民而言,从早期的人工手摇式水井,到后期加装帮浦的水井,水井在大家的生活里佔有极重要的地位;自建村以來,水井便成了村民日常生活中所需的水源,小孩子大剌剌地在井边洗澡,妇人们在井边洗衣、洗菜,家裡的壮丁到井边挑水,家中大大小小的用水,全部來自十户一口的水井。水井不仅满足了大家在物质上的需求,更是凝聚眷村人的一股极重要的力量。

在忠贞新村建村同时,水井也跟着诞生,在那资讯传播尚不发达的年代,水井便是婆婆妈妈交换讯息的场所;哪家要结婚,哪家要生孩子,哪一摊的摊贩菜比较新鲜,这些话题,是老奶奶与水井间共同的记忆。即使后來家家户户早已装设了自來水,但仍有一些老奶奶坚持要到井边洗衣服,这可說是对记忆的一种坚持,尤其当遇到久未下雨的旱象时,水井更成为当地的臨时小水库。

再來是活动中心,眷村前有一座蒋公铜像,旁边就是篮球场,每逢节庆村里都会举办聯欢活动,例如元宵节就会猜灯谜、中秋节就有月光晚会,活动内容包括了云南传统的摆夷舞和打歌,也曾有过军方举办的电影欣赏会,村民大会与婚宴等大型活动也都是在活动中心举行。由此可以看出活动中心的重要性,不仅丰富了居民们的生活,也让彼此之间的感情更为凝聚。

然而政府为加速更新国军老旧眷村,于1996年2月制定国军老旧眷村改建条例,同年11月,行政院核定国军老旧眷村改建计画,国防部据以办理眷村改建工作,于是全台各个眷村陸续进行拆迁。当然忠贞新村也不例外,自2004年开始拆除,几百户人家被迫搬离居住数十年的家园。虽然忠贞新村的昔日荣景已不复返,但在颓圮的房舍旁,还存着一片屹立不摇的国旗海,承袭历史意志,雄伟飘扬着。

当年居住在忠贞新村的官兵属滇缅游击队,其家眷多是婀娜的摆夷姑娘,令整座眷村充满了云南风情,因此这儿又被称做云南村。多年来,历经社会变迁与人口外移,云南村逐渐没落,只留下一片万面国旗海;为了保留该地的独特文化,政府决定就地打造云南文化公园,并加入时下流行的元素,让忠贞新村的精神与文化得以延续下去。

坐落在忠贞新村一带的台湾第一座云南文化公园,已于落成启用,佔地约0.2公顷,内有多种深具云南少数民族特色的设施,包括了藏族转经轮、「目脑纵歌」祈福柱,以及打歌场。

「打歌」是流行于云南白族、佤族、布朗族之间的一种古老歌舞,逢年过节及喜庆均以打歌以示庆贺,其历史久远,但因时局动荡而几近失传,幸乡亲迁移续传至滇缅泰北,再经旅台长辈教导,得以在此地发扬。其歌词均为七言绝句,曲调动听,且舞步优雅,属于珍贵的云南文化资产。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