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鸿源专栏》学测满级分有那幺重要吗?

2020-06-11 浏览量: 504

《邓鸿源专栏》学测满级分有那幺重要吗?

今年学测申请入学首度採 5 选 4,却因此造成同级分者暴增。台大电机资讯学院院长张耀文就表示,最近听闻有建中生学测 4 科 60 满级分却落榜,为此哭了 1 小时。他更直言,考招制度反智,若造成整体国家竞争力沉沦,下一代恐外飘当台劳。

笔者认为,有那幺严重吗为何那幺斤斤计较满级分?毕竟条条大路通罗马,会读书与考试并非唯一成功的路,学测满级分已经没有那幺重要了,反而大家应该要有行行出状元的思维才是。

据报导,南部某大学企管系最近徵求一名教授,来了一百多名博士应徵,其中不乏留学英、美、德国知名大学,有人还当过大学学院院长。而中部某大学一名教授出缺,校方甚至设下须曾在国际学术期刊(SCI)发表论文的门槛,但投递履历的博士应徵者仍逼近百人。

《邓鸿源专栏》学测满级分有那幺重要吗?

显然高学历高失业率时代已经来临,毕竟台湾少子化日益严重,而大学与研究所却大量扩充,以致博硕士满街跑,许多人又不喜欢到业界上班,宁愿一窝蜂往大学院校挤或报考公职,只因为「钱多、事少、工作稳定又离家近」,尤其有虚荣感。其实自从年金改革后,教职与公职已经不再那幺吃香了,其它四师:「医师、律师、建筑师、会计师」也已没有以前那幺好,资浅者多半只是从事待遇不高又辛苦的助理工作而已。

之所以如此,乃因传统观念害了大家,以为「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所以孩子在家中,通常家长要他们什幺家事都不要做,以为只要拚命唸书,考好成绩,进好学校,将来就有好出路,而且唸大学还不够,应继续唸到研究所,直攻硕士或博士,以后工作会较轻鬆,待遇与社会地位也会比别人高,如今已非昔比,且近年来一些名校教授的学术品德与诚信纷纷出问题,受到各界非议,社会地位与形象都已经江河日下,没甚幺了不起

反观欧美与新加坡的年轻人,并不热衷于高学位,而是有行行出状元的观念,以有一技之长为荣,只因人家政府对劳工待遇与福利的重视不会比公务员少,且将食衣住行育乐的消费价格控制在一合理水平,尤其是住宅,人家不会让投机者当作炒作的标的物,如荷兰或新加坡人均收入是我们两倍以上,其社会住宅或组屋的价格却只有我们的三分之一,且其品质与环境也不错,则年轻人又怎会埋怨?又有谁会加入国际诈骗集团或出国当外劳?

笔者记得有位成功人士曾经说过,他这一辈子最自豪的就是,「从没有让别人把自己放在市场或职场的磅秤上,让别人去评断自己一小时该值多少钱,一天值多少钱,或一个月值多少钱,我值多少钱由自己决定」。由于他能以开放的心接纳新观念,抓住机会永不放弃,并透过不断学习以提升竞争力,终于达到健康、时间与财富自由,且懂得做人处事,同时又可帮助许多人的人生目标。

众所周知,歌手费玉清、江蕙、周杰伦、萧敬腾,麵包师傅吴宝春,名厨江振诚,八十五度创办人吴政学等人,都没有读大学,中小学学科成绩也都不好,而美国比尔盖兹、贾柏斯与马克佐克柏大学也没有毕业,然而他们都能找到自己的兴趣,发挥自己的潜能与创意,在校外没有停止学习,反而倍加努力,即使中间遇到许多挫折,也能设法克服,因而有日后的成就,更重要的是,他们功成名就后都能热心公益,不自私自利,因此获得各界肯定。

丹麦年轻人高中毕业后,并不急着入大学,而是先去「流浪」让心灵沉澱一阵子,例如去海滨走沙滩、看夕阳与星星,冷静思考自己未来想要过的有意义的人生是甚幺?或去国内外慈善机构从事社会服务,藉以培养国际观与人道精神。

以色列年轻人高中毕业后,都先去服兵役,虽然是义务役,但大多数人都认为服兵役比升学更重要,毕竟若没有国,哪有家?他们在军中不只学习战技,也学到「责任、荣誉与国家」观念,还有团队合作与解决问题的本领,没有人认为服兵役是浪费时间,且其学生与军人常去参观大屠杀纪念馆,难怪以色列的军事、经济与科技实力那幺强大。

反观我们呢?年轻人高中毕业后,就急着入大学,还千方百计往明星大学挤,除非是家境很穷者,否则谁会去念军校、当职业军人?连柯文哲都说,服兵役是浪费时间,难怪年轻人不会乐意从军,不想去当兵的人,大学或研究所毕业后又如何?能学以致用吗?还不是眼高手低、学非所用者居多?

尤其可议的是,我们明星高中都只重视读书、考试与升学,有哪一学校教育学生要有道德勇气与明辨是非的能力?否则国民党威权图腾充斥校园,为何没有学生提出质疑?如各校的蒋介石铜像为何还没有迁走?蒋介石有何值得学校师生效法?为何大家要唱党国不分的国歌与校歌?这种国歌与校歌能听吗?为何各校师生都不重视二二八与白色恐怖的历史教育?这样纵使各学科考满级分又如何?

当然政府的脚色也很重要,应该提供一个公平合理的竞争环境与社会福利给绝大多数中低收入者,不应只图利少数既得利益族群。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