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革热竟可以靠饮食防疫:这样吃,就算不幸被病媒蚊叮咬也不容易

2020-07-25 浏览量: 288

台湾登革热疫情狂烧,10月登革热高峰恐再增2万例。由于目前没有预防登革热的疫苗,也没有治疗的特效药,造成民众的恐蚊症和被蚊子叮咬后的恐慌。除了定期清除和刷洗室内外的积水容器等基本的防蚊措施之外,在此特别分享有研究依据的饮食防疫之道,倘若不幸被病媒蚊叮咬之后比较不容易发病,或者即使发病也不易变成重症。

74%被病媒蚊叮咬的人是没有症状或轻症患者

根据台湾2004-2007年的研究,感染到登革热病毒者有36%的人不会有任何症状,也就是无症状的感染者,连自己都不知道被感染。剩下64%的人被感染会发病者,大多数是轻症患者。这次被第2型登革热病毒感染而发病者约六成是属于轻症患者,可居家自行大量饮水就能减轻不适并定期回诊即可。也就是说被病媒蚊叮咬之后,74%感染到登革热病毒的人不是没有症状就是轻症患者,并不会有生命危险,民众不必过度恐慌。

由于病毒必须进入宿主的细胞内才能複製造成感染,被感染后无症状或轻症的关键就在登革病毒感染进入细胞的病毒量。例如,无症状者血液中的病毒量少,少到不会发病,少到斑蚊吸血之后也不会被感染,成为带有登革病毒的病媒蚊。

「动物唾液酸」促进登革热病毒进入人体的细胞

当病媒蚊吸血时,会将登革病毒和蚊子的唾液一起注入皮肤。登革病毒藉由特别结合到斑蚊唾液中的「动物唾液酸」(Neu5Gc),来增强登革病毒进入皮肤细胞複製,而去唾液酸的病媒蚊唾液则会降低病毒进入宿主细胞。

由于动物唾液酸能够增强登革热病毒进入人类皮肤的树突细胞内複製,当被感染的树突细胞回到血中,释放出複製的病毒而感染血中其他的免疫细胞,造成登革热的各种症状。因此,动物唾液酸是感染登革热病毒不可或缺的要件。

人类不会製造动物唾液酸,那它来自哪里?

圣地牙哥的瓦齐教授在2008年《自然》期刊发表,在动物界中唯有人类没有动物唾液酸,人体的唾液酸是NeuAc,俗称「人类唾液酸」。可是,由于人们吃了动物性的食品,导致人体含有微量小于0.1%的动物唾液酸。所有动物的肉包括红肉、家禽、鱼、蛋和奶都含有动物唾液酸,尤其红肉和牛奶含有最多动物唾液酸。

人们因为吃下含有丰富动物唾液酸的肉蛋奶等动物性食品,使体内含有登革热病毒偏好的动物唾液酸,结果登革热病毒特别会结合到这些动物唾液酸,促使更多的病毒进入血中的免疫细胞而大量複製病毒。

动物唾液酸与感染疟疾和大肠桿菌也有关

动物唾液酸也参与疟疾原虫卵子和蚊子肠道的交互作用,研究发现麦芽的凝集素(wheat-germ agglutinin)能结合到动物唾液酸上,进而阻止疟疾孢子原虫与斑纹唾液酸醣蛋白表面之间的相互结合,可以抑制蚊子传播疟疾。

此外,动物唾液酸被吸收之后也会合成到人体的细胞膜表面,形成细菌毒素的特别通道,让致命大肠桿菌所分泌的SubAB毒素得以特别地结合动物唾液酸,导致毒素进入细胞,造成致死的溶血性肾衰竭。

吃动物性食品导致被感染后很容易变成重症

因此,多吃动物性食品,其中丰富的动物唾液酸被人体吸收后在体内形成登革病毒、疟疾原虫和致命性大肠桿菌毒素的特别通道,导致人们对蚊子媒介的传染病、细菌毒素和禽流感的高度敏感性,造成感染后很容易变成重症的不幸后果。

所以,防疫的饮食诀窍就是改採「健康七蔬果」、少肉蛋奶的饮食,既能降低感染经蚊子传播的登革热和疟疾而致病,又能免于受大肠桿菌食物中毒致死所波及。以植物性为主的饮食不但环保、健康、防癌、又抗病毒。

登革热竟可以靠饮食防疫:这样吃,就算不幸被病媒蚊叮咬也不容易Photo Credit: 1922防疫达人 参考文献
    Guzman MG, Harris E. Dengue. Lancet 2015; 385: 453–65.
    Cime-Castillo J, Delannoy P, Mendoza-Hernández G, et al. Sialic Acid Expression in the Mosquito Aedes aegypti and Its Possible Role in Dengue Virus-Vector Interactions. BioMed Research International 2015, Article ID 504187, 16 pages. http://dx.doi.org/10.1155/2015/504187. Surasombatpattana P, Ekchariyawat P, Hamel1 R, et al. Aedes aegypti Saliva Contains a Prominent 34-kDa Protein that Strongly Enhances Dengue Virus Replication in Human Keratinocytes. Journal of Investigative Dermatology 2014;134: 281–284; doi:10.1038/jid. Suzuki Y, Ito T, Suzuki T, et al. Sialic Acid Species as a Determinant of the Host Range of Influenza A Viruses. J of Virology 2001(74):11825–11831.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