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开官民对立心结!若政府将收容所交由民间经营,我们的动保团体

2020-08-05 浏览量: 957

台湾动物新闻网记者 何宜/报导

从太阳花学运,到近期的澎湖空难及高雄气爆案,让许多人感受到今年的台湾相当动荡不安。而无论是社会运动或意外灾害,台湾社会也往往陷于制式化反应—-从对政府效能的不满,转而为对官员的诘难,最后却是终止于各说各话的官民对立现象。虽然这样的官民对立,是社会运动形成的基础,但当官民对立让台湾呈现大破而不能大立时,我们或许该进一步思考:长期以来的对立情节,是否已让问题僵化而形成困境?

《台湾动物保护法》自1998年施行至今,16年间已经历9次修改,但其中的流浪狗问题却不见改善,也让政府和动保团体、爱心妈妈、人民等长期处于互相角力的状态,遇到问题时往往是互不信任。反观国外,旅德作家刘威良表示,德国并没有公立的收容所,而都是由民间动保团体经营,再由政府拨预算补助的方式,达到官民合作、双赢的局面。

解开官民对立心结!若政府将收容所交由民间经营,我们的动保团体
8月15日,动保团体与政府官员会谈,双方于会中达成共识并将进行初步合作。李娉婷/摄︱台湾动物新闻网

EMT急难应变小组李荣峰在8月15日与产发局专员、台北市动保处官员会谈时发言表示,他虽不是资深动保人士,但一心想改善流浪狗这项社会问题,而他观察到动保团体向来与政府对立,致使问题一直无法解决。他因而呼吁双方敞开心胸、携手合作,此番言论才让官民两造在会议中达成共识。

在同天会议上,另一名爱妈忿忿地说,政府有公权力、人民有行动力;政府有资源、人民有人员,认为政府早该倚重民间力量。台南市动保处处长李朝全也无奈表示,官方往往有一套官方说辞、政治界又有政治语言、而动保团体也有自己的动保说法。在这样纷乱的言论中,人民到底该听谁的?结果往往是通通都听不懂!

台南市作为全台第一个实行TNR的试点,李朝全表示,其实也是想藉由这样一个桥樑,增进政府与动保团体、爱妈、人民间的沟通合作,在任何一个环节都不缺少的情况下,才可能真正突破目前僵局。

解开官民对立心结!若政府将收容所交由民间经营,我们的动保团体
今年5月10日,动保法修法联盟曾号召民众走上街头向政府抗议。何宜/摄︱台湾动物新闻网

目前台南市TNR採官民合作方式,由政府统一编列预算,针对未剪耳流浪犬主动捕捉后,先扫描晶片排除家犬及不适合回置犬只,再交由动保团体送至医院进行绝育,然后送回原地照顾。如此由上至下运行的方式,上由政府提供经费、统一造册管理,下由动保团体发挥行动力、就近照护并发挥敦亲睦邻效果。

台南市政府共编列600万元的预算补助合法立案的动保团体办理流浪犬猫绝育,预定流浪犬绝育经费450万(2525只)、流浪猫150万(949只)的数量,目前已核定补助4团体进行流浪犬绝育达270万(2千余只)、其余6团体绝育流浪猫达113.9万(893只),成效显着。

看到台南市官民合作救援流浪狗的作为,期待大家日后在面对事涉多方权益的公共政策时,能多以同理心去思考对方的处境(社会中真的有对狗充满恐惧的族群), 调和出兼顾各方利益的解决方案。当动保团体一再攻击公立收容所实行安乐死、超量收容时,也可再反思,一旦政府决定参照德国模式,将收容所交由民间动保团体经营时,我们的动保团体準备好了吗?

你可能会想看:内湖收容所不惨 动保处驳斥指控


原标题:解开官民对立心结!从动保议题谈起

解开官民对立心结!若政府将收容所交由民间经营,我们的动保团体
当问题发生,台湾动保团体与政府官员往往是以对立取代合作,让问题难以解决。何宜/摄︱台湾动物新闻网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